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皮夫子的BLOG

http://gupifuzi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顺天致性,无为而治——读《种树郭橐驼传》有感  

2010-08-17 20:30:40|  分类: 【哲思禅悟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少就是多,多就是少 - 谷皮夫子 - 谷皮夫子的BLOG

    柳宗元的寓言体传记散文《种树郭橐驼传》里讲:有一个叫郭橐驼的人,不知道原名叫什么。因为他患有伛偻病,行走时背脊高起,脸朝下,就像骆驼,所以乡里人给他取了个“橐驼”的外号。橐驼听到后也说:“很好啊,这个名字挺适合我的。”于是他索性放弃了原名,也自称橐驼。
 
    郭橐驼的家乡叫丰乐乡,在长安城西边。郭橐驼以种树为生,长安城的富豪人家为了种植观赏的花木,还有那些以种植果树卖水果为生的人,都争着接他到家中供养。大家看到橐驼所种,或者移植的树,没有不成活的,而且长得高大茂盛,果实结得又早又多。别的种树人即使暗中观察模仿,也没有谁能比得上。
 
    有人问他种树的诀窍,他回答说:“我并没有能使树木活得久、生长快的诀窍,只是能顺应树木的天性,让它尽性生长罢了。大凡种植树木的特点是:树根要舒展,培土要均匀,根上带旧土,筑土要紧密。这样做了之后,就不要再去动它,也不必担心它,种好以后离开时可以头也不回。栽种时就像抚育子女一样细心,种完后就像丢弃它那样不管。那么它的天性就得到了保全,从而按它的本性生长。所以我只不过不妨害它的生长罢了,并没有能使它长得高大茂盛的诀窍,只不过不压制耗损它的果实罢了,也并没有能使果实结得又早又多的诀窍。别的种树人却不是这样,种树时树根卷曲,又换上新土;培土不是过分就是不够。如果有与这做法不同的,又爱得太深,忧得太多,早晨去看了,晚上又去摸摸,离开之后又回头去看看。更过分的做法是抓破树皮来验查它是死是活,摇动树干来观察栽土是松是紧,这样就日益背离它的天性了。这虽说是爱它,实际上是害它,虽说是担心它,实际上是与他为敌。所以他们都比不上我,其实,我又有什么特殊能耐呢?”
 
    问的人说:“把你种树的方法,转用到做官治民上,可以吗?”橐驼说:“我只知道种树而已,做官治民不是我的职业。但是我住在乡里,看见那些当官的喜欢不断地发号施令,好像很怜爱百姓,结果却给百姓带来灾难。早早晚晚那些小吏跑来大喊:”长官命令:催促你们耕地,勉励你们种植,督促你们收割,早些缫你们的丝,早些织你们的布,养好你们的小孩,喂大你们的鸡、猪。‘一会儿打鼓招聚大家,一会儿鼓梆召集大家,我们这些小百姓放下饭碗去招待那些小吏都忙不过来,又怎能使我们人丁兴旺,人心安定呢?所以我们既这样困苦,又这样疲劳。如果我说的这些切中事实,它与我的同行种树大概也有相似的地方吧?“
 
    问的人说:“真好啊!这不是很好吗?我问种树,却得到了治民的方法。”

    【感悟】种树人有“勤虑害树”的错误,做官者也有“烦令扰民”之过。必须懂得:一、无论种树或治民,都要“顺天致性”,而不宜违逆其道;二、想要顺天致性,必先掌握树木或人民究竟怎样才能“硕茂以蕃”,亦即摸清事物发展规律;三、动机效果必须统一,不允许好心办坏事,或只把好心停留在表面上和口头上。把这三点做好,才算懂得真正的“养人术”。

    再来分享这么一个案例——

    曾有一家造纸企业,因经营无方,多年亏损。新总裁上任后,发现员工作风散漫,上班下班该干什么,不该干什么,没个标准。于是总裁问办公室主任,以前是否设立过一些规章制度。办公室主任说,企业不但定有规章制度,而且非常详细。等把管理条例拿来一看,好家伙,厚厚五大本。
 
    总裁翻了翻说,这么复杂的东西,谁看,怎么记得住?于是,亲自主持制定了两项管理制度,一项叫做“四无”,一项叫做“五不走”。两项制度,一共九条,简单清楚,人人明白。自此以后,工厂管理大有起色,人人都夸老总“英明”。
 
    这个故事,说明一个道理——简单化常常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。做事力求简单,繁杂会让我们陷入不能自拔的境地。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是很容易的,多余的装饰、多余的构建、多余的想法、多余的语言都会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复杂化。
 
    这些年设计界一直在提倡“少就是多”、“简单就是美”,科学界也讲究要用最简略的语言最简单的公式揭示世界的终极真理,企业营销也是一样啊。无论哪一家企业,其资源都是有限的,如何把有限的资源效应运用到最好?首先就要改变过往的生活信念,重新树立“少就是多”的价值观,然后在市场营销中坚决地实施这一信念,相信一定会终有所成。
 
    总归一句话,少就是多,多就是少,明智的经理人应该很有感触。


  《种树郭橐驼传》原文

  郭橐驼,不知始何名,病偻,隆然伏行,有类橐驼者,故乡人号之“驼”。驼闻之,曰:“甚善,名我固当。”因舍其名,亦自谓橐驼云。

  其乡曰丰乐乡,在长安西。驼业种树,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,皆争迎取养。视驼所种树,或迁徙,无不活,且硕茂,早实以蕃。他植者虽窥伺效慕,莫能如也。

  有问之,对曰:“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,能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焉尔。凡植木之性,其本欲舒,其培欲平,其土欲故,其筑欲密。既然已,勿动勿虑,去不复顾。其莳也若子,其置也若弃,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。故吾不害其长而已,非有能硕茂之也;不抑耗其实而已,非有能早而蕃之也。他植者则不然,根拳而土易,其培之也,若不过焉则不及。苟有能反是者,则又爱之太恩,忧之太勤,旦视而暮抚,已去而复顾,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,摇其本以观其疏密,而木之性日以离矣。虽曰爱之,其实害之;虽曰忧之,其实仇之。故不我若也。吾又何能为哉!”

  问者曰:“以子之道,移之官理,可乎?”驼曰:“我知种树而已,官理,非吾业也。然吾居乡,见长人者好烦其令,若甚怜焉,而卒以祸。旦暮吏来而呼曰:‘官命促尔耕,勖尔植,督尔获,早缫而绪,早织而缕,字而幼孩,遂而鸡豚。’鸣鼓而聚之,击木而召之。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,且不得暇,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?故病且怠。若是,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?”

  问者曰:“嘻,不亦善夫!吾问养树,得养人术。”传其事以为官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