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谷皮夫子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修炼德性从孝敬父母开始  

2012-12-30 22:12:40|  分类: 【心灵鸡汤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人类好比一条世代传承、生生不息的河流,每个人像河流中的一朵浪花,各自颐养老人、哺育幼小、忠信处事,方使这条人类之河得以不断奔腾前行。

  两千多年前神州大地上一对师徒的对话,他们的一问一答,揭开了这条河流之所以生生不息的秘密。徒弟子路在河边问道:“老师,我想听听您的志向。”老师孔丘想了想,说了十二个字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

修炼德性从孝敬父母开始 - 谷皮夫子 - 谷皮夫子的BLOG

   孔子的这三句话,也可以用三个简单的字概括:老者安之,是孝;朋友信之,是信;少者怀之,是慈。请注意,为什么孔子把孝而不是信、慈排在了首位?同样,为什么此后世世代代的中国人,也同样把孝称为百善之首呢?

  也许有人会说,因为孝是中国农耕社会的古老传统,自古就是如此。这样想诚然有其道理:在农耕社会,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因定居和农耕而紧密相连,同时,岁月的积累与辛苦的劳作,赋予老人丰富的农时、农事等经验。老人是智慧的化身,后辈需要向老人汲取、学习,以传承各种知识和技能,所以当然要孝敬老者。

  然而此情非中国独有,世界上各个文明都是如此,这一点不足以说明孝在中国具有至高地位的原因。而且,考古资料也表明,“孝为首”的情况未必自远古就如此。在已经发现的我国最早文字——甲骨文中并没有“孝”字,孝字出现于更晚些时候的商周金文中。

  《史记》中的一则关于名医扁鹊的记载似乎也佐证了这一点:扁鹊“过邯郸,闻贵妇人,即为带下医;过洛阳,闻周人爱老人,即为耳目痹医;来入咸阳,闻秦人爱小儿,即为小儿医;随俗为变”。从这段记载可知,在春秋时期,各国对老人、妇人、小儿的尊崇偏爱程度因地而异,可见,“孝为百善首”不是自古即有。

  本能和本分

  我们不妨先看看荀子对人类生存处境的一段论述。荀子认为,人类相对于其他物种,在力量、速度上都没有什么优势,却能在严酷的生存环境中胜过其他动物,是因为人懂得群体合作。

  人为什么能做到群体合作,就在于每个人都知其本分和职责,各行其正,各安其所。所以,人不能无群,既在群体中,就不能不讲本分,否则,就不免会陷于纷争、动乱和瓦解。

  不过,每个具体的个人如果要践行本分,还需要拥有内在的动力和理由,即我凭什么要这么做?凭什么要求我履行所谓的本分?这时我们就会发现,有些本分和职责其实是人的一种本能:男人和女人之间天生就有彼此结合、繁衍后代的需求;父母对自己的亲生子女,都有一种直接的不可抑制的舐犊之情;幼儿天生知道依恋父母,向父母索取食物和关爱——这些本分,都是几乎不用教育培养而天生就会的。

  但“孝”却不是这样。如果我们观察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,我们恐怕很难发现他“孝顺父母”的现象,饿的时候,婴儿首先的反应是自己拿到食物,把它吃掉,而不是考虑父母要不要吃。因此与其说孝是本能,不如说孝是引导教养的结果。

修炼德性从孝敬父母开始 - 谷皮夫子 - 谷皮夫子的BLOG

   然而,对于人这种社会性动物来说,仅仅靠直接来自本能的本分,显然是不够的。如果人人只限于为了满足食色之欲而彼此争斗,群体合作就无法达成,社会将陷入“争则乱,乱则离,离则弱”的败局。无疑,为了群体的共存,人还需要把自己天性中那些合作、利他的因素发挥出来。

  孟子曾把人的天性中固有的四种合作、利他的因素,称为“四端”:恻隐之心,人皆有之;羞恶之心,人皆有之;恭敬之心,人皆有之;是非之心,人皆有之。“端”,是起点的意思。仅仅有一个起点,当然是不够的,关键在于这些合作、利他的因子,通过怎样的道路,渗透到人们生活点点滴滴的实践中去。

  似乎正是在这一点上,中国文明和世界的其他文明,渐渐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在基督教文明等神教文明和佛教文明等相信轮回的文明中,这些合作性的因素在一定意义上是以来世许诺的形式向信众颁布的。人们安守本分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相信,只有诚实善良,“不杀人”,“不偷盗”,才能在死后获得拯救去往天堂,或修得善果减除后世轮回之苦。

  然而,在中国,在热衷鬼神祭祀的商代被周代取代之后,人们似乎渐渐形成了关注现实世界、慎言死后世界的传统。孔子的“不知生,焉知死”,便是对这一传统的精练表达。

  相应地,中国人摸索到了一条立足于现实世界、发扬合作利他天性的道路。这条道路,自然要从一个人出生时最先相遇的两个人——父母开始,从自己和这两个人无法割舍的关系开始。如此设想,我们似乎就容易理解,孝为什么被无数中国人作为修身的起点,成为百善之首。

  无所逃于天地之间

  孝既然被传统中国人奉为首要的德行,人们自然也就需要一些孝的楷模,作为效仿的榜样。中国文化中最著名的孝行楷模,莫过于“二十四孝”。不过,作为二十四孝之首的舜的故事,却不是一幅父慈子孝的温馨画卷,而是饱含着阴谋与悲怆:

  相传舜的童年非常不幸,母亲早亡,父亲瞽叟是个盲人,续娶后继母生了一个弟弟名叫象。舜生活在“父顽、母嚣、象傲”的家庭环境里,父亲、继母和弟弟不仅虐待舜,而且几次设计要杀死他。

  有一次,瞽叟让舜修补仓房的屋顶,却在下面纵火焚烧仓房,想把他烧死。又有一次,瞽叟让舜掘井,等舜下到井里以后,瞽叟和象在上面填土,要把舜活埋在里面,幸亏舜在井筒旁边挖了一条通道,逃脱了。

  不过,舜从来不记仇、不报复,他每次逃脱险境后,都会对父母更加孝顺,表现出了超凡的品质。渐渐地,舜的孝行闻名于天下。后来尧帝几经考察,决定将天下禅让于他。

  古人为什么将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不近人情,也极难效仿的故事作为孝行之首?当代学者杜维明这样解释:“关于舜的传说给我们以双重启示:父子关系是无法摆脱的……意味着一种强迫、限制和支配。然而,它通过这种强迫、限制和支配的力量,同时又为父亲和儿子的自我修养提供了一种必要手段。”

  换句话说,舜的传说其实向我们揭示了一个简单却深刻的事实:在人类社会中,代际关系具有不可选择性。人能够选择职业、住所、生活方式,却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。一个人与谁处于父子、母子关系,是在出生的一刻就注定了的。诚如庄子所言,“子之爱亲,命也,不可解于心……无所逃于天地之间”。这一不可选择的事实从消极的一方面理解,是无法逃避的深深的无奈。

  不过,如果我们从积极的一面来理解,代际关系的不可选择性,恰恰是“孝”在中国文化中作为修身起点、百德之首的基础——每个人都无可回避地处于与父母的实际关系中,正因为如此,“孝”是每个人都不能不终生面对的事情,同时也就为每个人的合作利他品德的修养提供了牢固的依靠。你想锻炼你的德行,成为一个有仁慈、合作精神的人吗?请从那个你一出生起就必须与之合作的人开始,请从孝开始。

  现在,我们再来看看古文字“孝”的结构:上面是一个老人,下面是一个孩子。老在上,子在下。孝的含义,就这样清晰地呈现着。(文章来源:智慧身心健康网  智者:许天笑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